新民环球 | “敲响战鼓”,澳大利亚要做什么?-手机新民网

新民环球 | “敲响战鼓”,澳大利亚要做什么?飞入寻常百姓家

日前,澳大利亚同美国、英国宣布成立AUKUS三边安全联盟,并由美英帮助澳大利亚发展核潜艇。澳大利亚还和美国宣布扩大军事合作,允许所有类型的美国军机在澳轮换部署。

如此种种,澳大利亚究竟想要做什么?

美英澳建新“日不落帝国”

9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英国首相约翰逊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联合举行视频会,同时宣布这三个国家成立被称作AUKUS的三国同盟。

和以往美国纠合的一些小集团有所不同,AUKUS的建立不仅仅只是政治主张的空洞宣示。三国首脑视频会后发布的联合声明表示,美英澳三国之间将加强信息技术共享、推进安全和防务科技、产业基地、供应链深度融合。声明特别强调将“深化在一系列安全和防御能力方面的合作”。

在这一思维的指引下,三国当即宣布首个重大举措,即美英两国为澳大利亚提供核技术,帮助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建立起一支不少于8艘的核动力潜艇舰队。换言之,欲善其事必先利器,而AUKUS迫不及待想要磨利的,是澳大利亚的“牙齿”,帮助澳大利亚装备它的战争杀器。

图说:2018年5月,马克龙(左二)和澳时任总理特恩布尔(左三)站在澳海军科林斯级“沃勒”号潜艇的甲板上。图源:aljazeera

从美英澳三国同盟的地缘分布可以看出其不同寻常之处。从美国往东,横贯大西洋到达英国,再由英国穿越印度洋到达澳大利亚,然后从澳大利亚越过太平洋回到美国,构成一个完整的美、英、澳闭环。

从这条路径可以发现,这俨然形成了一个新的“日不落帝国”。这是在大英帝国式微之后,盎格鲁-撒克逊文明把整个世界再次纳入其政治、经济和军事的势力范围之中。

英、美、澳这三个国家文明基础完全一致,治理制度在实质上基本相同,在意识形态、宗教传统等方面没有矛盾。它们各自的经济实力和重要性虽然不均衡,但是彼此可以实现相互补充和相互支持。

尤其重要的是,这三个国家还分别有自己的势力影响圈。英国有其前殖民地国家构成的英联邦作为其传统朋友圈;澳大利亚向来将南太平洋岛国作为其后院,在东南亚地区多年深耕;而美国则在全球范围占据霸权地位,既有盟国和准盟国,也有通过政治、经济和安全影响所建立的小集团。因此,虽然只是三个国家,但是其覆盖面广,潜在影响深远,其战略意义不容小觑。

 澳一改纯防守战略思维

在历史上,澳大利亚长期偏安一隅。它远离英国和欧洲大陆、美国和亚洲,这种地理上的孤立被历史学者称作“距离的暴政”。澳大利亚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独占一整个大陆的国家,四面环海,大海成为其天然的安全屏障。正因为如此,澳大利亚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在真正意义上受到过外国的入侵。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曾经意图染指这块南方大陆,曾经对澳大利亚最北端的达尔文港进行轰炸,但也就仅仅止步于此。

事实上,地缘上的孤立给澳大利亚带来的不仅是安全,还使它一度游离在世界舞台之外,在国际政治格局中曾经长期被边缘化,战略意义较小。

澳大利亚人口只有2500万,经济形态单一,经济体量小。尽管被太平洋和印度洋环抱,为其提供充分的出海能力,但是就其国防需求而言,主要是为了保卫国土安全,尤其是防御非法移民从海上进入澳大利亚。因此,其国防军总兵力只有5万人左右,而目前海军所配备的柯林斯级常规动力潜艇,虽然较为陈旧,但从纯防卫的需求来看,也已经足够了。

自从奥巴马开始着手美国重返亚太的布局,和特朗普、拜登相继推进和落实“印太战略”以来,澳大利亚的战略重要性得到了飞速跃升。

澳大利亚以为,美国的地区和全球霸权地位是维护其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的重要保障,因而在美国旨在遏制、打压中国和平发展的地区战略中,澳大利亚积极配合,全面策应。在军力配置上,澳大利亚开始改变纯防守的战略思维,着手组建和部署更加具备远程打击能力的军力,其目标之一便是组建一支不少于12艘的新型潜艇舰队。2016年,澳大利亚与法国签约,决定由法国DCNS造船厂为其建造柴电动力“梭鱼级”攻击潜艇。

随着美国不断加强其遏华、反华的力度,亚太地区成为其围堵和打击中国的热点地区,于是从2017年年中以来,澳大利亚更加主动、积极地充当反华急先锋的角色。

从翻炒“五眼联盟”,到复活“美日印澳四边对话机制”,到建立AUKUS美英澳三国同盟,澳大利亚始终出现在美西方反华战略的第一线。

澳大利亚一些战略分析家提出,法国建造的柴电潜艇续航距离短,潜航时间短,而且还有噪音问题。他们不加掩饰地指出,这样的潜艇想要穿越南海,到达中国台湾附近,很难不被中方发现。因此,必须改用理论上潜航时间无限、隐形能力更强的核动力潜艇,用以远距离输送打击能力。

图说:莫里森(左)和马克龙。图源:GJ

今年4月,澳大利亚国土事务部常务副部长佩祖洛悍然声称,“战鼓正在敲响”,一旦中美在台海发生军事冲突,澳大利亚将随时准备“派出我们的勇士”。

堪培拉的战争意图并非仅仅停留在口头上的叫嚣。事实上,澳大利亚已经开始同美国合作,在澳大利亚制造和部署制导武器。澳大利亚国防部长达顿还公开表示打算将美国派驻在澳大利亚的2000名海军陆战队“扩容”,并且还将向美国海军舰只全面开放澳大利亚海港。此外,澳大利亚还将在达尔文港为美国建造专用的军事燃料库。

外交不成熟澳频繁弃约

澳大利亚此次断然撕毁和法国的价值600亿美元的潜艇订单,转由美、英提供核技术,建造核动力潜艇,也正是堪培拉当局对华“包围圈”的一部分。这款潜艇虽然不是核攻击潜艇,但是将搭载“战斧”巡航导弹。其目的是确保潜艇能够通过岛礁众多、海下地形复杂的南海海域,将潜射打击范围逼近中国。

事实上,我们必须看到,无论澳大利亚正在组建的这支潜艇舰队是法国制造还是采用美国技术支持,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配合美国的反华战略,加强同中国的军事冲突准备。

澳大利亚是一个无核国家,连核电站也不具备,更不用说拥有核武器。此次建造核动力潜艇,本身就是对《核不扩散条约》的悍然挑战。

同时,在拥有一支以中国作为假想敌的攻击型核潜艇舰队之后,澳大利亚自然也成为中国的防范和还击目标。无端挑战和招惹中国,澳大利亚正一步步踏进危险的境地之中。

莫里森政府如此高调地铤而走险,其背后还有其政治动机和党派私利。明年5月底之前,澳大利亚必须进行联邦议会选举。今年以来,德尔塔病毒变种在澳大利亚各地肆虐。而从一开始,莫里森政府对疫苗采购形势和接种进展作出误判,估计不足,造成确诊病例屡创新高,全澳各州屡屡封城锁地,经济受到严重冲击,悉尼、墨尔本等城市多次发生民众大规模抗议。在连续多次的民调中,执政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和莫里森本人的支持率都发生暴跌,而在野党工党则借机抨击其政策缺失,展现出反超的态势。

莫里森当局大肆炒作中国威胁论,和英国、美国结成AUKUS新同盟,其一大目的正是为了转移国内民众注意力,通过妖魔化中国,在选民中制造恐慌,试图将自己塑造一个强有力政府的形象。

澳大利亚人对其母国——英国还是具有浓烈的家国情怀的,近几十年来澳大利亚共和运动谋求脱离英联邦都遭遇挫折。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人对美国则是充满崇拜。三国同盟的建立对澳大利亚多元文化下潜藏的极端民族主义是一根“导火索”,这也呼应了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在澳大利亚沉渣泛起的白人至上主义。

莫里森在回应法国政府对澳大利亚背信弃义的抨击时表示,他毫不后悔做出毁约的决定。从撕毁同中国的“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到拟以所谓“国家安全”为由终止中国企业岚桥集团对达尔文港的99年租约,到不惜与法国撕破脸,堪培拉当局多次的弃约行为反映出其缺乏成熟的外交能力,在国际社会正在越来越失去尊重和信任。

9月21日,莫里森抵达美国,与拜登进行一对一会谈,随后出席在白宫举行的美日印澳四国首脑会谈。美国正在一步步编织一张反华全球蛛网,而澳大利亚正在成为其中一只最积极、最狂妄的毒蛛。

中国澳大利亚研究会会长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 陈弘 

&#13

&#13
编辑:王若弦&#13

&#13

READ  Lousy International locations Want ‘Comprehensive’ Personal debt Relief, Claims Environment Lender Main – Channels Television

Lascia un commento

Il tuo indirizzo email non sarà pubblicato. I campi obbligatori sono contrassegn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