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KUS:澳大利亞在中國問題上押注美國是福是禍 – BBC Information 中文

  • 毛遠揚(Frances Mao)
  • BBC記者 發自悉尼

圖像來源,ROYAL AUSTRALIAN NAVY

圖像加註文字,

AUKUS協議將使澳大利亞通過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獲得巨大的國防提升。

上周,通過簽訂澳英美安全協議(AUKUS),澳大利亞清楚表明了它在世界上的立場:它在中國問題上與美國站在一起。

專家表示,這對身處亞太地區的澳大利亞來說,是一個決定性的舉措。

與美英簽署的這份安全協議將使澳大利亞從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中,獲得巨大的國防提升。 

但這是附帶條件的禮物。對於這樣一個未經與公眾協商的決定是否符合澳大利亞的國家利益,也存在爭論。

中間立場不再

隨著中國實力的增長,它開始挑戰美國在亞太地區的主導地位。中國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海軍,並在南海等有爭議地區變得越來越自信。

長期以來,澳大利亞一直認為不必在這兩個大國之間做出選擇,但近年來,它對北京的態度變得強硬起來。

中國一直被懷疑干預澳大利亞政治,並對關鍵機構發動網絡攻擊。

去年,當堪培拉呼籲獨立調查新冠疫情的起源時,緊張局勢進一步加劇。隨後,中國對澳大利亞的出口實施了一系列制裁。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際安全教授約翰·布拉克蘭德(John Blaxland)表示,那是澳大利亞的「啊哈!時刻」(譯者注:「啊哈!時刻」指突然間的恍然大悟)。

「人們逐漸意識到,之前發生的一切都不是良性的,」他說。「我們指的是一個變得異常敵對的國家。」

澳大利亞意識到,它需要迅速加強自己的防禦。

主要優勢

在這方面,AUKUS是該國一大成功之舉,該協議將使澳大利亞能夠使用美國技術,生產核動力潛艇和遠程導彈。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該協議涉及多個領域的信息和技術共享,包括軍事情報和量子技術以及巡航導彈的採購。但核動力潛艇是關鍵。

「所有這些都是為了讓澳大利亞國防軍在該地區與中國抗衡時,能夠在我們自己的國防部隊能力正在衰退時佔據優勢,」澳大利亞前高級安全官員、現任澳大利亞亞洲協會政策主席理查德·莫德(Richard Maude)說道。

一旦發生衝突,澳大利亞將首次擁有遠程打擊對手的能力。

美國得到了什麼?

對美國來說,分享國防技術裏最核心的部分是一件相當大的事。

但專家們表示,華盛頓將這種「一次性」交易視為進一步遏制中國努力的關鍵之舉。

他們補充說,隨著中國向該地區投射海軍力量,澳大利亞的艦隊——儘管規模較小,且距離裝備完成還有一段距離——將與巡邏的美軍一道形成某種形式的反擊力量。

「我們正試圖通過發展一種可靠的威懾力量來追趕(中國),以減少戰爭的可能性,」布拉克蘭德說。

圖像來源,Scott Morrison

「因為目前我們的威懾力量根本不可靠。中國基本上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不受懲罰地對我們採取行動。這在政治上正變得不可容忍。」

但缺點是什麼?

批評人士認為,由於該協議,澳大利亞已放棄了戰略上的模糊性,而成為一個更大的目標。

「這一協議的宣佈方式撕掉了澳大利亞沒有堅定站在軍事遏制中國一側的任何偽裝,」澳大利亞國際事務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主席艾倫·金格爾(Allan Gyngell)教授說。

分析人士警告稱,澳大利亞可能會面臨來自其最大貿易伙伴的更多經濟報復。

「兩國距離外交正常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只會加劇這一局面,」悉尼科技大學的陳麗霞博士說。

還有人表示,AUKUS協議還將澳大利亞與美國未來幾代人鎖在了一起。

在未來,澳大利亞可能會艱難保持對其利益最大化的決策自主權,它將依賴外國核技術。

「我們自己無法操作潛艇。因此,我們實際上是在把部分主權拱手讓給美國,或許還有英國,」金格爾說。

「因此,如果沒有美國的首肯,澳大利亞海軍的主要打擊能力將不可能發揮作用。」

他表示,儘管澳大利亞最近發出了將自己定位在亞洲的聲音,這讓其重新成為「英語圈中一個更小的合作伙伴」。

「我們再次與我們熟悉的人交往,而放棄了與本地區其他國家建立更緊密關係的努力,」金格爾表示。「這是有問題的。」

區域內的觀點

莫德還強調了來自東南亞的風險,該區域將「越來越感到澳大利亞認為該地區的安全只能由其他西方大國來管理」。

這已經在東盟10國集團內部引起了一些反彈。

圖像來源,Getty Photographs

印尼取消了與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會晤。馬來西亞警告稱,該協議是「核軍備競賽的催化劑」。

塔斯馬尼亞大學分析人士詹運豪(James Chin)說,AUKUS強化了一種觀念,即「當涉及到超級大國及其在該地區的運作時,東盟成員國的意見無關緊要」。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儘管如此,許多較小的亞洲國家樂於看到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採取這一大膽舉措。

「私下裏,專家們會告訴你:『我們認為你們澳大利亞人笨手笨腳,不懂風情,但我們並不討厭你實際上在做什麼。我們只是不喜歡你做事的方式——我們希望你在做之前告知我們,這樣我們會感到被包括其中,會更感激,』」布拉克蘭德說。

危機來臨

大多數專家表示,澳大利亞在圍繞AUKUS的外交上處理不當。它還嚴重冒犯了法國,因為它違背了先前的潛艇交易協議。

專家們說,這是一個糟糕的跡象,因為國際關係既涉及軍事協議,也涉及外交。

分析人士表示,美國保持在該地區的主導地位符合澳大利亞和其他民主國家的利益。但學者們對於實現這一目標的最佳方式存在根本分歧。

有人說需要採取更加謹慎的方法,而更多鷹派人士表示,中國除了展示武力外,不會有其他的回應。

有一件事似乎是肯定的——我們正走向一個更為緊張的時期。

「我們習慣了東亞是世界上一個風平浪靜的地方,這將不再是事實,」金格爾說。

「因此,與過去幾十年相比,外交政策和國防將對普通澳大利亞人的生活產生更大的影響。事情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READ  En Équateur, une mutinerie dans une jail fait au moins 29 morts

Lascia un commento

Il tuo indirizzo email non sarà pubblicato. I campi obbligatori sono contrassegn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