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賜輪脫困後 下一艘「超級貨輪」仍有大風險 – 財經 – 中時新聞網

因擱淺打橫、導致埃及蘇伊士運河全線癱瘓的長榮海運超大型貨輪「長賜輪」,終於快要脫困了!最新消息指出,運河一邊卡住船頭的岩層已被破壞,加上滿月及漲潮助攻,船體下方開始有水流動,長賜輪也終於移動了30公尺或2度,雖然移動幅度不大,但經過5天5夜的努力,這可謂重大的進展。

目前,救援團隊的拖船正努力將長賜輪「拉回正軌」,以及將船頭的泥沙徹底挖出,達到足以讓船體吃水的深度。

長賜輪若能快速順利脫困,將讓全球運輸業大鬆一口氣。全球共有13%國際海運貿易和10%的海運石油依賴蘇伊士運河,自長賜輪於3月23日早上7點40分擱淺以來,已經有超過360艘輪船在北方南下的地中海入口、以及南方北上的紅海入口「大排長榮」。一些輪船考量到援救行動可能長達數週,已經放棄等待,改為繞道非洲好望角,行程可能增加9到14天不等,單日花費的燃料成本超過2萬6千美元。

為何長賜輪這麼難脫困?

蘇伊士運河是埃及的重要經濟命脈,這幾天蘇伊士運河管理局一直信心喊話,說48到72小時內會脫困,但救援工作直到周末才開始出現進展。為何長賜輪過了將近一個禮拜才有望脫困?

首先,長賜輪是超大型輪船,長400公尺,重22萬噸。一開始,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派了岸上挖土機試圖鑿開堤岸,並試圖動用南北兩向的拖船導正船的方向,但成效不佳,原因正是因為長賜輪吃水很重,之後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才調派挖泥船在卡住的船頭底下日夜抽砂。

蘇伊士運河是條狹窄的運河,是世界上最難航行的渡口之一。一位海事風險顧問金西(Andrew Kinsey)表示:「它是一條這麼小的運河,風很大,你沒有太多犯錯空間。」

目前正在調查的一件事是,長賜輪當時朝向堤岸的方向時,似乎加速了,可能是為了回正方向,但此舉讓船深深地卡進堤岸裡。為了讓長賜輪脫困,挖泥船目前已經抽了2萬7千立方公尺的砂。

海事專家梅格利亞諾(Sal Mercogliano)接受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採訪時進一步分析,援救長賜輪是一個需要小心翼翼的任務。長賜輪船體中間部位下垂,船頭和船尾都位於不適當的位置,因此船體容易受到壓力和裂紋的影響。梅格利亞諾指出,救援團隊需要小心控制縱向應力(longitudinal stress),避免中間船體漏水、淹水或甚至斷裂。

《紐約時報》形容,就像每道漲潮都給船帶來希望一樣,每道低潮都給船帶來了新的壓力。挖出船頭期間,救援團隊不斷檢查船體有無受損,幸運的是並沒有新增損害。

「超大型輪船」時代,暴露海運風險

德國之聲分析,這次長賜輪卡死蘇伊士運河,也揭露了現代「超大型輪船」帶來的風險。梅格利亞諾指出,1967年「六日戰爭」爆發,蘇伊士運河南北兩端遭以色列、埃及軍事封鎖,一鎖就是8年。海運業者為了降低繞道帶來的巨大成本,開始建造巨大的輪船,方便一次載送更多貨櫃。

2015年,埃及拓寬蘇伊士運河,就是為了應付越來越多的超大型輪船。德國之聲指出,除此之外,近年來,海運業者為了衝高獲利,也推動這波超大型輪船趨勢。跟25年前相比,現在全球海運大型貨輪的最大噸位極限上升了4倍,代表長賜輪的狀況雖然是偶然,但未來仍存在一艘船卡死全球經濟的風險。

接下來,長賜輪重回水面、暢通蘇伊士運河以後,埃及要試圖解決輪船排隊的問題。根據世界海運理事會的數據,在正常情況下,每日通過運河的最高限制是106艘,但為了快速疏通積壓的輪船輛,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可能會增加通過水路的船隻數量。

商業周刊1742期

(中時新聞網)

READ  Dad gets substantial tattoo equivalent to son’s birthmark on his chest

Lascia un commento

Il tuo indirizzo email non sarà pubblicato. I campi obbligatori sono contrassegn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