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瘦肉精羊肉」風暴:中國的315黑心企業整肅大匯串 | 過去24小時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2021/03/16 轉角24小時


《央視》周一晚間播出黑心企業踢爆大會〈3.15晚會〉調查報導,揭穿了華北的牧羊重鎮的畜牧業竟長年對食用肉羊餵食非法「瘦肉精」,引發民眾擔憂。圖為示意圖,為中國河南農村的養殖業者。 圖/新華社


【2021. 3. 16 中國


河北「瘦肉精羊肉」風暴:中國的315黑心企業整肅大匯串


「國家嚴令禁用瘦肉精,但大家交相賊、照樣餵藥也是吃了10多年!」中國官媒《央視》周一晚間播出了一年一度的黑心企業踢爆大會〈3.15晚會〉調查報導,並揭穿了華北的牧羊重鎮——河北省滄州市青縣——畜牧業竟長年對食用肉羊餵食非法「瘦肉精」,其內容物質不只包括低使用風險的萊克多巴胺,更還有高毒性、過去屢屢在中國造成大規模食物中毒的沙丁胺醇克倫特羅。儘管各級單位在新聞播出後,隨即發動大規模逮捕並控制新聞中的涉案業者,但陽奉陰違的「瘦肉精全面禁令」與各級官民交相賊的「洗肉」私宰問題,卻也讓錯愕而憤怒的中國民眾不免擔心起這起羊肉醜聞,是否只是中國非法瘦肉精肉品的冰山一角而已?


中國《央視》的〈3.15晚會〉,是官方媒體為了配合「國際消費者權益日」的特別報導行動。每年此時,《央視》都會出動各地記者深入臥底,以揭弊調查報導的形式,一一踢爆重大的「黑心企業」不義情事,內容包括最受中國民眾關注的食安問題,但同時也有違紀生產、網路企業竊濫用戶資料…等綜合情事的「黑心獲利行為」,因此是否有大型企業與品牌會因〈3.15〉的調查報導而見光死?每年春季也都特別引發投資市場的緊張關注。


以2021年的節目為例,被中國官方點名的不良企業,有廣東省揭陽市的「瘦身鋼筋」(把廢棄、舊鋼筋「拉皮」偽裝成新規鋼筋違法回收販售)、有因在通路店內私自偵蒐過路客「人臉資料」的美國衛浴名牌科勒(KOHLER)、也有出現新車變速箱嚴重瑕疵卻私下施壓封口費要車主閉嘴的日本日產汽車高階品牌Infiniti…等等。


然而在眾多踢爆內容中,最引發今年民怨與輿論憤怒的,卻是發生在河北省的「瘦肉精羊肉事件」。

許多攤商與貨車會趁著夜黑風高的時候,直接在市場停車場裡,交換購買來自河北青縣的「...
許多攤商與貨車會趁著夜黑風高的時候,直接在市場停車場裡,交換購買來自河北青縣的「不明私宰羊肉」。這批羊肉肉品被隨便扔在地上集中、不顧衛生條件等待搬運。 圖/央視財經截圖

這些羊肉肉品明顯肉質結實、色澤較深、瘦肉含量也普遍較高。 圖/央視財經截圖
這些羊肉肉品明顯肉質結實、色澤較深、瘦肉含量也普遍較高。 圖/央視財經截圖


《央視》接獲線報的踢爆產業,位於河北省滄州市的青縣,此地牧羊區的公開年產數據可達70萬頭,是華北一帶相對重要的羊肉供應重鎮,對於北京首都圈的肉類供應也有一定的優勢。


報導的起點,是《央視》記者在河南省鄭州的幾個畜產批發市場,發現了清晨時分的「洗羊交易」。許多攤商與貨車,會趁著夜黑風高的時候,直接在市場停車場裡,交換購買來自河北青縣的「不明私宰羊肉」。


這批隨便扔在地上集中、不顧衛生條件等待搬運的羊肉肉品,明顯肉質結實、色澤較深、瘦肉含量也普遍較高,但眾人的換貨交易卻頗為異常,除了完全沒有相應的衛生與監管文件外,交易行為似乎也都故意避開常規的市場內銷售,「這是因為這些羊肉『無法通過食安檢測』。」

「這些羊肉抽檢不得!要是抽檢,那就鬧出事兒了…為什麼?因為那些羊餵的有東西,餵了東西,餵了藥。」


但究竟餵了什麼藥?河南的羊肉經紀人與卡車司機卻都閃爍其詞,只透露羊肉的來源不在本地,而是來自河北省的滄州青縣。

圖為河北省滄州市青縣一家養殖場。 圖/央視財經截圖
圖為河北省滄州市青縣一家養殖場。 圖/央視財經截圖

 圖/央視財經截圖
圖/央視財經截圖


按圖索驥來到青縣後,採訪記者卻發現地方的畜牧業者對於外地來者戒心極重。臥底團隊雖然不斷發現外地來的羊肉經紀人,陰陽怪氣地暗指「這裡產的羊肉品質穩定、好賺錢,很捨得『用東西』」,但具體使用的特殊物質為何?卻都沒有人願意講開解釋。


過程中,記者透過長時間的臥底採訪,取得了數名牧羊人、飼料業者、羊肉經紀人與屠宰通路的信任,並用釣魚的方式取得了畜牧業第一線的關鍵口供:

「這裡養羊沒好的,全都餵了瘦肉精。」


《央視》團隊在臥底的養殖場內,私自偷取了混成飼料的「特殊物質樣本」,經由實驗室化驗後發現,養殖業者不僅大量使用瘦肉精,除了近兩年與美國貿易爭執的「萊客多巴胺」之外,更還包括了毒性超出數千倍的沙丁胺醇(台灣過去也曾不當使用),與過往多次在中國釀成大規模食物中毒的克倫特羅…等經典的「瘦肉精濫用三劍客」。

圖為養殖業把瘦肉精加到飼料裡,並放入攪拌機,而瘦肉精便因此參雜在餵養羊的飼料裡,...
圖為養殖業把瘦肉精加到飼料裡,並放入攪拌機,而瘦肉精便因此參雜在餵養羊的飼料裡,肉眼難查。 圖/央視財經截圖


但相關政策由於監管機制困難,國民的食肉需求市場又逐年倍數膨脹。因此在追求換肉率獲利的前提下,中國過去20年來,也曾持續傳出「瘦肉精肉品中毒」的重大食安問題。像是2006年浙江出產的克倫特羅瘦肉精豬肉,就在上海地區造成300多人中毒住院;2009年廣州市也同樣因豬肉瘦肉精問題,而導致70多名消費者緊急送醫。


「一般投藥,會在屠宰前的一個月開始混入飼料。」養殖業者表示:「等到要交貨時候,為了閃避檢測通常會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在運羊車上,安插幾隻沒有用藥的「綠色羊」來應付例行篩檢;另一種方式則會直接把羊賣給在地的「識相屠宰場」就地私宰,然後在沒有紀錄與監管的情況下,送到河南等外省縣市「停車場『洗羊』交易」。


《央視》記者詢問:既然中國政府明令禁用瘦肉精,為何養殖戶們還要冒險用禁藥餵羊?對此,牧羊業者也很直白地表示就是為了發大財,「一頭用藥的羊,羊肉能多賣50、60元(新台幣215~260元),假如說1,000隻羊呢?全縣70萬頭羊呢?各地能掙多少錢?」

「都這樣,假如說一個村,知道還行,不知道的明明就是餵了,你問他餵了嗎?他絕對說沒餵,他說不餵那個。」

中國國民的食肉需求市場又逐年倍數膨脹,因此在追求換肉率獲利的前提下,中國過去20...
中國國民的食肉需求市場又逐年倍數膨脹,因此在追求換肉率獲利的前提下,中國過去20年來也曾持續傳出「瘦肉精肉品中毒」的重大食安問題。圖為2015年民眾在北京吃著烤羊肉串。 圖/美聯社


報導表示,雖然在法規程序上,各地的養殖戶上都貼有「全面禁用瘦肉精」的認證警告標語,各級農政單位也都會不固定地「突襲搜查」,但就第一線的實務狀況,養殖業者根本完全不畏懼也不當一回事。


因為固定的檢查只要避開屠宰前的1個月,稽查官員就都查不到藥物反應;省級、市級的上層監管單位突襲,出發前也都要「逐級通報、下令下達」,等到管理人員千里迢迢來到牧場時,地方的村支書記早就提前「通風報信」,牧羊人只要大門一關離開現場,就能極其荒謬地躲避突襲檢查,上下交相賊的狀況也就10年如一日地穩定滋養著肥滋滋的「瘦肉精產業鏈」。


相關新聞透過〈315晚會〉廣傳全國後,震怒的河北省政府與滄州市政府,也連夜發動突襲搜捕,率先抓住了報導中主導瘦肉精羊肉私宰、跨省洗肉賣瘦肉的地方屠宰廠負責人——但若《央視》報導全為事實,青縣的所有養殖業者、各地方的共產黨幹部,可能全都要被逮捕問責,唯相關處置與牧羊畜牧場的稽查問罪,還沒有後續的報導反應。


事實上,〈315晚會〉對於中國瘦肉精濫用的踢報與緝捕,也已不是第一次。儘管屢屢造成食安與法律問題,在監管認證機制無法跟上市場需求的爆炸腳步之下,黑心瘦肉精的通報故事不僅遍及全國,在中國肉品市場因為飲食習慣、非洲豬瘟、與中國大打國際貿易戰的多重壓力下,類似的踢爆故事也大概只揭穿了冰山一角,因此在調查報導大快人心之際,也格外引發民怨的不滿與灰心。

對於中國瘦肉精濫用的踢報與緝捕,也已不是第一次。類似的踢爆故事也大概只揭穿了冰山...
對於中國瘦肉精濫用的踢報與緝捕,也已不是第一次。類似的踢爆故事也大概只揭穿了冰山一角,因此在調查報導大快人心之際,也格外引發民怨的不滿與灰心。 圖/路透社

READ  Parah, Pria Ini Tak Pernah Minum Air Putih Selama 20 Tahun

Lascia un commento

Il tuo indirizzo email non sarà pubblicato. I campi obbligatori sono contrassegnati *